亚美永远多一点

联系我们CONTACT

地 址:中国 浙江 义乌市 廿三里街道埠头村5号
电 话:86 0574 65183870
q q:6026669
邮 箱:6026669@qq.com
联系人:王英 女士
手 机:13486026669
网 址:http://www.zqfmj.com

您当前的位置: > 亚美永远多一点 > 亚美永远多一点

专访|亚美医师协会主席:纽约很多医护一个口罩要用一个星期

上传时间:2020-05-08阅读次数:编辑:admin

  其中,纽约州疫情最为严重,累计确诊超2万例。而纽约市则成为重灾区中的重灾区,确诊病例超过1.2万例,占纽约州总数的60%。

  就目前纽约地区的疫情和抗疫情况,澎湃新闻()当地时间3月23日专访了美国亚美医师协会(CAIPA)主席、执行总监刘季高博士。亚美医师协会是纽约地区最重要的独立医师协会之一,有超过1200个会员,为约50万亚裔病人提供服务。

  刘季高博士在采访中表示,纽约目前的疫情严重与美国联邦和地方政府控制疫情措施迟缓密不可分。他批评说,政府在筛检病人方面态度消极,导致大量潜在感染者并没有真正被确认,从而加重了疫情的蔓延。他也指出,目前纽约医疗系统面临巨大压力,而现在疫情远远没有达到顶峰,政府采取的措施仍然杯水车薪。

  澎湃新闻:纽约州在美国控制疫情方面看起来做得算是比较好的,为什么感染人数这么多?

  刘季高:纽约最大的问题就是动作太慢,大家开始都不把它当成一回事来看。当然也跟美国总统特朗普的政策有关,因为他希望能够把疫情掩盖住,让大家觉得好像不是那么危险,以为这样做股市和经济就不会受损。结果他这么做把整个疫情拖延了很久,而股票还是没有办法控制地大跌。

  我们跟他们(政府)说了很多很多次,他们第一告诉我说(病毒)并不是人传人的,还说没有症状的人不会传染别人,这是当初两个最大的错误。这是美国纽约的卫生局在2月初的记者招待会上讲的,我跟他们意见完全不同,我说不是这么回事,现在当然他们都知道了。

  现在的问题还是(政府)不愿意筛检,尽量不做,因为一旦筛检起来就不得了了。原先是只让美国疾控中心(CDC)去做检测,其他人不准做,因此大家都不做。等到3月1日特朗普面对舆论压力说可以做的时候,大家还要再拖上一个礼拜才有工具、仪器去做。这样一来,一做筛检当然就有大量病例出现。这个数字高得不像话,一天新增五千多人,这真的是不得了的事情。

  澎湃新闻:纽约最近也采取了很多限制人员聚集的措施控制疫情,现在执行得怎么样?

  刘季高:现在纽约执行得还算可以,现在大家确实都怕了,这几天大家都开始(注意这个问题)。但是很早就应该开始这样做了,而不是现在才开始做。

  现在纽约至少餐馆业几乎完全关掉了,球赛、百老汇表演等也全都停了。关这些很容易,但要叫老百姓关在家里面还是比较困难,因为美国人习惯了喜欢干什么就干什么,从来不会听政府讲什么。

  澎湃新闻:现在纽约医院的收治能力受到很大考验,根据您了解的情况,现在纽约主要的医院还有没有富余的能力去收治病人?

  刘季高:情况非常非常糟糕,大部分的医院如此,尤其是比较平民化的医院,很多病人根本就没有病床,只能躺在地上,一排一排地躺在地上。医院什么都缺,口罩、防护服、护目镜根本就不够,很多医护人员的口罩要用一个礼拜。

  澎湃新闻:上周联邦政府表示要派一艘军用医疗船到纽约,您觉得医疗船能够缓解目前纽约医院床位紧张的情况吗?

  刘季高:我认为不能,医疗船的控制作用也是有限的。现在情况非常糟糕,我们现在有大量的病患,像纽约就两万多人,一艘船能装几个人?

  最大的问题是政府不尽快去筛检。 先把病人检测出来,然后我们可以把所有与他接触的人隔离起来,这样就不容易传染。但是他们不愿意去做筛检,因为一筛检人数太多了,他们(的处境)就很糟糕了。不进行筛选,那么这些(感染病毒的)人在外面东跑西跑就会传染其他的人,坐地铁、公交,把疾病继续往外传染,这是很糟糕的一个行为。

  澎湃新闻:纽约市长白思豪之前承诺会增加几千张病床,这对缓解现状有帮助吗?

  刘季高:不够。随着病情的发展,有人估计差不多需要四五万张病床才可以,几千张病床简直是杯水车薪。他们现在计划把不用的球场拿来做紧急病房,到时也可以做成帐篷式的紧急病房。纽约州州长好像做了很多事情是想要解决这个问题,但是卫生局受了很多政治压力,这就很难办。

  我们亚美医师协会提出了一些建议。因为现在大家一紧张就跑去医院,急诊室就爆满。一大堆人在候诊的时候一个传一个,本来只是担心受怕的没有病的人跑去医院反而会被人传染,坐地铁、公交一车都是人,也可能传染。

  所以我们亚美医师协会现在就一直跟这些政客,包括向市长、卫生局提议,筛检不一定要在医院或者什么中心去做。病人可以先经过医生过滤,看哪些病人是真的有问题。如果有问题,医生就会建议这些人留在家里,我们派车到他家里去做筛检。筛检出来有问题,小问题我们可以叫他在家里隔离起来。假如说真有大问题,我们就把他送去医院。这样的话对大家都好,他就不会在街上乱跑,不会在诊所里传染其他人或被人家传染。这样做我觉得是一个最好的方法。

  这是我们的一个减压的新思路,就是帮助舒缓急诊室(的压力),舒缓医生诊所(的压力)。我们现在每次一定要病人先打电话,我们可以用视频的方式看病人怎么样,问他所有的问题,就是用远程医疗的方法。病人就不需要到医生诊所,避免传染其他的病患或者是传染给医生。

  澎湃新闻:据了解,之前亚美医师协会曾组织向中国内地捐赠口罩,现在你们的情况怎么样?

  刘季高:那时候我们到处去买口罩,捐了两批大约17万美元的口罩,主要是送去了湖北,还有一些是我们的医生送去自己的家乡和他们原来所在的医学院。当时大家是全心协力,想尽所有的办法去找东西,几乎完全是自己出钱。因为这是我们自己的同胞,所以我们觉得是非常该做的事情。

  那个时候纽约一个病例都没有,但也许并不是真的没有,只是没有人做检测。但现在疫情一暴发出来就一发不可收拾,需要的一些机器设备、服装、口罩、护目镜等等,现在就变得极其短缺。物资还没有送出之前,我们留下了一部分,一下就用光了,现在都买不到了。

  澎湃新闻:除了口罩、防护服这些东西,纽约药品供应现在有没有出现短缺的情况?

  刘季高:药品是有一些短缺。你知道最近有一些用来治疟疾的药,特朗普说可以治疗新冠肺炎。这个东西可靠性并不是那么高,只有很少的二十多个案例试验有效了,大家也就病急乱投医,只要有任何希望的东西都去抢。特朗普这么一说,这种药物就极端短缺了。这个药本身便宜得不得了,但是现在都买不到。

  澎湃新闻:您预计纽约的疫情还要持续多久?纽约的华人诊所日常经营在疫情中受的影响如何?

  刘季高:我认为现在距离高峰期还早,因为大多数人还没有被真正被筛检出来。现在检测的比例是非常低的。你知道纽约人多的不得了,要想随便去筛检没有那么容易。

  华人诊所大量受到影响。目前大部分医生接诊的病人大概最少减了一半,有人达到百分之六七十,还有些医生干脆就关门了。因为我们第一希望病人不到必要时候不要自己前来看病,避免感染。第二,我们也不希望有这种病毒的病人或者可能有这种病毒的病人来诊所传染其他的病人。

  澎湃新闻:在您目前接诊的病人中有没有感染新冠病毒的病例?请您介绍下病例的情况。

  刘季高:当然有,但是我们在的做筛检的时候,我们请他不要到我们这边来,而是把他送去筛检的地方。以前没有我们这个观念和方法的时候,我们也是把他送去急诊室让他们去筛检,当然这些人有一些会被确诊。

  现在的问题是,目前大部分在纽约被确诊的病例不是华人。主要的原因是,华人经过SARS之后警觉性很高,大家知道怎么样保护自己,知道戴口罩。外国人根本就不相信这个疾病会很厉害,没有看到人死的时候他们不相信这么危险。尤其是一些习惯一见面就拥抱亲一下表示亲热,这一下就不得了了。同时,这些人又喜欢上教堂,也不知道怎么样防备,而且他们认为带口罩是一个很不礼貌的行为。

  现在在纽约,一些华人也会因为特朗普的言论而受到歧视,有些受教育程度低一点的人,或者极的人,他们会认为特朗普讲得有理,所以对华人有些歧视,这是让我觉得很不开心的一件事情。当然,相信特朗普的人并不多。(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亚美am8 亚美am8客户端 亚美永远多一点

公司地址:中国 广东 东莞市 东城区上桥社区牌楼街一号 服务电话:86 0769 23073669
Copyright 2017 亚美am8 All Rights Reserved

X请用手机扫描微信二维码